豬八戒小說網 > 逼我重生是吧 > 第十六章 知識點,好好學

添加到主屏幕

請點擊,然后點擊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    “很厲害的聲優你好,我叫程逐,是個很厲害的……高中文憑持有者。”

    程逐想了幾秒,才給當前的自己想出一個封號。

    現在的自己就跟個白板小號似的,“稱謂”都挑不出來。

    林鹿聞言,被逗笑了,道:“我知道你的,我也跟著寧寧買了0:0,靠你贏了錢呢。”

    程逐看著她,再次在心中道:“有梨渦的大眼睛妹妹,笑起來確實會更可愛。”

    真是可愛他媽給可愛開門——可愛到家了。

    他來了點興趣。

    此刻,話題就這樣先圍繞著足球展開。

    林鹿雖然只看過這么一場比賽,但聊得比誰都來勁。

    這讓沈卿寧這個唯一沒看決賽的人,完全插不進話。

    她本就性子清冷,對此完全無所謂。但是呢,她其實挺會傾聽的,別人聊得熱火朝天,她就會在邊上安靜聆聽。

    沈明朗至今還是覺得程逐花一萬二買0:0非常牛逼,這一刻是很真誠的在請教:“表弟,你是怎么想的,會買0:0?”

    “做夢時,夢里人跟我說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夢到誰啦?”

    “幾年后的我自己。”程逐一臉認真地道。

    沈明朗立刻露出了一個無語的表情,林鹿倒是覺得這個長得流里流氣的男生,講話還挺好玩的。

    有句話怎么說的來著?

    ——幽默,是男人最好的醫美。

    這會兒,開始上菜了。

    由于大家都是年紀差不多的年輕人,所以共同話題很多,吃飯的時候完全不會冷場。

    聊著聊著,就聊到大學生活上了。

    畢竟這里有兩位暑假過后升大二的校園女神,還有兩位準大學生。

    沈明朗也才剛畢業兩年,挺懷念他開帕拉梅拉上學,副駕的妹子不斷變化的風流時光的。

    他這會兒突然想到一件事情,開口道:“對了林鹿,寧寧跟我說,你倆大二準備在外面租個房子住?”

    “對啊,我們要同居,嘿嘿。”林鹿笑著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會突然想要住外面?”沈明朗開始旁敲側擊,打聽自己妹妹的真實大學情況。

    沈卿寧在一旁聽著,完全知道他的別有用心,但也不點破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啦,就是想同居唄,而且我們宿舍里有個女的講話陰陽怪氣的,我和寧寧都不喜歡她。”林鹿說著。

    “這樣啊。那倒也是,讀大學碰到糟心室友確實頭疼。”沈明朗對此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“是吧?抬頭不見低頭見的,講又講不過她,就很氣!”

    說完,林鹿還氣鼓鼓地撇嘴道:“也不知道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治治這種人,我經常半夜還會氣到睡不著,瘋狂復盤,覺得上次吵架沒發揮好。”

    程逐聞言,目光瞟向了江晚舟。

    江晚舟見他死盯著自己,立刻道:“干嘛!伱看我干嘛?”

    程逐不理,就繼續看他。

    江晚舟被他盯得有點破防,罵罵咧咧地道:“你什么意思,你是不是在暗示我也嘴賤!”

    在大家的目光都向著程逐匯聚而來后,他才慢悠悠地道:“怎么可能,我是覺得你有時候的講話方式,大家可以學一學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想陰陽回去,可以在很多話的后面加一個【呢】字。”程逐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嗯?比如?”林鹿立刻來勁了。

    程逐開始用另一種語氣道:“你說的還真對呢!”

    “真的呢!好厲害呢!”

    “勞您費心了呢!”

    林鹿眼睛一亮,學著程逐的語氣,對他笑嘻嘻地露出了小梨渦,道:“那我知道了呢!”

    程逐點了點頭,然后繼續吃菜。

    徒留江晚舟在邊上不依不饒,一臉怨氣地盯著程逐道:“我講話才不是這樣的呢!你亂學什么呢!”

    程逐一邊吃著金沙廳鼎鼎大名的紅燒肉,一邊道:“嗯嗯,我學錯了呢。”

    抓狂的江晚舟瞬間就想撕爛他的嘴。

    林鹿倒是越來越覺得這個男生很好玩了。

    聊著聊著,大家又聊到了大學上課的事情。

添加到主屏幕

請點擊,然后點擊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

    沈明朗表示自己上課時大多數時間都在睡覺,而且老師壓根就不會來管你,比高中時候爽多了。

    “表弟,你們到時候放心大膽的睡。”沈明朗這個過來人開始發話了。

    沈卿寧在這個時候難得的發話道:“你一天到晚在瞎教什么呢?”

    程逐順著這個話題,也是故意說給江晚舟聽的,道:“如果是一所不錯的大學的話,有的老師的課,不聽確實有點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說?”沈明朗問。

    程逐道:“我看到過一句話,教你的大學老師,可能是你這輩子能接觸到的社會地位最高的人,如果不是有學校這個平臺,走入社會根本沒法和這個層面的人接觸。”

    沈明朗本想反駁,但突然發出了一聲臥槽。

    “臥槽,你這個說法好像有點意思,我有個學法的朋友說,他老師看似是個教刑法的,背地里是個活閻王,一年判六百多個死刑。”

    對他這種富二代來說,能接觸到的社會地位高的人還是偏多的,所以他腦子里想出的例子是這種他這輩子不愿意見的人。

    但實際上,對于很多普通人而言確實是如此,你可能上學的時候天天說老師壞話,在社會上卻連和他說話的資格都沒有。

    或許他會是你看病時搶都搶不到的專家號。

    或許你聽的課,他在外面講一節要收費幾萬甚至十幾萬。

    或許在外面,他的咨詢費是幾千塊一小時。

    或許連你的課本都是他編的。

    或許他給你講這個他在做的案例時,他還有200萬的尾款沒收到,先把案例講出來給你們聽聽。

    甚至于你們老師的想法,在當地可能要叫政策。

    程逐確實沒打算上了大學完全不聽課,他也不希望江晚舟在學校里純混日子,所以特地說了一嘴。

    這讓沈卿寧都不由得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林鹿倒是覺得這個男生挺矛盾的,有時候感覺他嬉皮笑臉的,有時候又感覺比一般的高中畢業生要成熟些。

    這位聲優少女覺得他說的話有幾分道理,但還是嘆了口氣,道:“唉,可惜我這人吧,從小一讀書就很容易犯困。”

    程逐抬眸看了她一眼,冷不丁地道:“是不是因為你小時候經常做作業做到半夜。”

    “對對對!”林鹿立刻激動起來,道:“我這人小時候做作業慢吞吞的,別人一下子就做好了,我要做好久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對了。”程逐笑了笑,想到了自己前世看辯論綜藝《奇葩說》時,看到的一段內容。

    那是陳銘講的一段話,此刻正好適用。

    而且巧了的是,陳銘也是大學老師。

    “行為主義心理學告訴我們,一個人,如果老在困得時候學習,未來,你一學習就困。”

    “巴甫洛夫的狗狗,你們應該知道的吧?搖鈴鐺,吃東西,流口水。搖鈴鐺,吃東西,流口水。到了后面,搖鈴鐺不吃東西也流口水。”

    “這就是所謂的【經典性條件反射】。”

    “和這個實驗同理,學習,深夜,犯困。學習,深夜,犯困。到了后面,學習不是深夜也困。”

    “條件反射的刺激場就這樣形成了。”

    說著,他還沖林鹿笑了笑,很善解人意地道:“其實不怪你,都怪那些童年的深夜。”

    江晚舟和沈卿寧:“???”

    沈明朗的內心:“他媽的學到了,我怎么在和女生聊這個話題時,只會說我也一樣犯困!”

    林鹿則是先聽得一愣一愣的,轉而越聽越覺得有道理,最后被徹底說服,感覺自己遇到了名醫,把病因給找到了。

    看著聲優少女震驚的小表情,程逐語重心長地道:“所以你如果將來有了孩子,要以此為戒,千萬別讓她學習學到太晚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”林鹿深以為然地點頭,道:“記住了記住了。”

    說著,她還道:“生孩子這種事情還早得很呢,我以后如果忘記了這個事情的嚴重性,你一定要提醒我。”

    看似從未主動挑起話題,但一直在掌控節奏的程逐,在聞言以后,樂了。

    ——目的已經達成。

    只見他咧嘴一笑,看著眼前這位笑起來時特別可愛,擁有梨渦的元氣少女,露出了自己的“獠牙”,慢悠悠地道:

    “我可沒有你的聯系方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