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八戒小說網 > 逼我重生是吧 > 第十章 人類的悲歡并不相通

添加到主屏幕

請點擊,然后點擊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    此刻,程逐一進入男廁,洗手臺邊上就只有李欣悅和沈卿寧了。

    沈卿寧明明都沒有看她,只是抬眸照了照鏡子,可李欣悅卻覺得渾身難受,仿佛鏡面能照到的地方,都不屬于她。

    她本來打算繼續等程逐出來的,最后也不知為何,變為氣鼓鼓地回到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屬實是氣場壓制了。

    她拿起手機,卻已經沒程逐的好友了,所以發短信道:“我現在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!”

    剛上完廁所的程逐秒回:“你不在。”

    這條回復她看了好一會兒才看懂,整個人瞬間又炸毛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,悅悅。”陳蓉蓉立刻開始八卦:“程逐又氣你啦?”

    “別提他了,氣死我了!我肯定不會和他和好了,他以后來求我也不可能!”李欣悅道。

    李睿在一旁聽著,心里立刻不堵了,這就是他期待的結果!

    好像沒了程逐,拿著愛的號碼牌的他,就有機會了似的。

    陳蓉蓉在一旁安慰道:“好啦好啦,你自己不也說了嘛,和他在一起后,就好像沒那么喜歡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兩碼事!”李欣悅道。

    是的,天底下就是有很大一批女生,她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很上頭,甚至還會主動去追人家。可曖昧期一過,大家在一起了,她的熱情瞬間就消退了。

    沒在一起的時候老喜歡他了。

    在一起后怎么突然就對他沒那么有感覺了呢。

    這些女生可能還會很文藝的來一句:“我喜歡月亮,可如果月亮向我奔來,我就不喜歡月亮了。”

    程逐就有見過不少這樣的女孩子,只覺得:“嫦娥都要自己奔月,你算老幾?”

    此刻,程逐上完廁所回到座位,然后發現李睿又在往自己這邊看。

    他立刻又盯回去,并做了個嘴型:“看什么看?”

    憑他那張老被誤會成是校霸的痞帥臉,以及渾不吝的氣質,李睿立刻低頭,假裝喝雞尾酒。

    江晚舟看著程逐,道:“怎么樣,前女友找上門來了,有沒有心軟?”

    “沒有,而且她以后應該不會再來找我了。”程逐道。

    “你和她說啥了?”江晚舟開始八卦。

    “我和她說,我現在和伱是一對。”程逐嫌他八卦,怕他停不下來,于是沒好氣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滾啦~”江霸總瞬間忍無可忍。

    但他總覺得程逐現在好像和以前不大一樣了。

    難不成愛情真的能讓男人成長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邊,沈明朗開著自己的保時捷帕拉梅拉,送妹妹沈卿寧回家。

    一路上,沈卿寧一直在聊微信,手機信息就沒停過。

    “誰啊?”沈明朗眉頭一皺,生怕對面是個男人。

    “林鹿。”沈卿寧回復。

    “喔,她啊。”沈明朗知道這是妹妹的好閨蜜。

    林鹿家里條件也不錯,而且人長得很可愛,性子也活潑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她聲音很百變,聽說高中畢業那年還兼職過配音工作,當起了聲優,賺了些零花錢。

    這種妹子,簡直是聲控福利啊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見她,就在沈卿寧面前表露出了自己對林鹿很有興趣。

    沈卿寧則直接道:“我早就和她說過的,你是個渣男。”

    沈明朗:“.…..”

    此刻,沈卿寧坐在副駕駛,和閨蜜在聊著希思黎這個牌子的爽膚水和面霜到底好不好用。

    林鹿想換一套護膚品,所以來問問她。

    聊到后面,林鹿問道:“你還在酒吧嗎,還是已經回去啦?”

    “回家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到家了視頻?給你看看我新買的睡衣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要先卸妝洗澡。”沈卿寧拒絕。

    “你這么早睡啊,今天我感覺全世界的人都在看世界杯,我爸都快五十了,還說三點要起來看決賽,我在糾結要不要陪他。”林鹿說著。

    “你這人就是愛湊熱鬧。”沈卿寧知道林鹿平日里壓根不看足球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,是他跟我說,他買球了,如果贏了的話,明天給我買個包包,讓我多少有了點參與感。”林鹿繼續發微信:“我都在糾結要不要買點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買過嗎,你不是說世界杯期間你哥的酒吧生意都爆好,他每天都在買球。”林鹿快速連發信息。

    “買了2000的德國阿根廷0:0,他硬要幫我買的。”沈卿寧老實答復。

    “我爸也說他感覺常規時間會踢平誒!但他買的1:1。那我等會也叫我爸幫我買,作為我陪他看球的額外費用,輸了算他的,贏了算我的,嘿嘿。”

    林鹿還發了個叉腰的表情包,上面配文:我可真是個小機靈鬼。

    “隨你唄。”沈卿寧在足球方面沒什么聊天的欲望,敷衍道。

    很快她就收到了一條語音,點開來后,聲音格外軟萌:“姐姐你對人家好沒耐心喔。”

    林鹿這位兼職過聲優的女人,語音在車內回旋。

    沈卿

添加到主屏幕

請點擊,然后點擊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sp;沈卿寧煩死了,沈明朗愛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把妹妹沈卿寧送回家后,沈明朗就驅車又回了酒吧。

    他在江晚舟和程逐的身邊一屁股坐下后,就開始發煙。

    沈卿寧很討厭煙味,但沈明朗煙癮其實很大。

    “表弟,抽不?”他對程逐道。

    程逐接過了一根,拿起酒吧的打火機熟練的點上。

    江晚舟稍顯訝異地看了一眼吞云吐霧的程逐,但最后也沒說什么。

    現在距離世界杯決賽還早,大家就坐在酒吧里玩起了骰子。

    在他們這邊,這種骰子的玩法叫:吹牛。

    江晚舟酒量差,輸了幾把就不玩了,最后是程逐和沈明朗單挑。

    “我他媽的喊三個二,你都開我?”又輸了的沈明朗格外無語,更氣人的是,程逐自己的骰子里還有1個2點的骰子。

    “我就覺得你沒有,你必撒謊。”程逐聳了聳肩道,拿著篩盅道。

    “媽的,我還真不信了,玩不過你個高中畢業生!”沈明朗氣得不行。

    最后結果便是,他一直輸多贏少。

    就連李睿那邊都能一直聽到沈明朗在罵罵咧咧。

    而程逐每次開骰子時,臉上始終有著少年人的意氣風發,還有著超出這個年紀的沉穩社會人才有的勝券在握,一副我吃定你的表情。

    陳蓉蓉沒忍住低聲道:“酒吧股東怎么都玩不過他?”

    李睿其實很想學程逐身上的那股子勁兒,但嘴里卻陰陽怪氣地道:“欣悅,你看他肯定沒少在外邊玩兒。”

    李欣悅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14年世界杯的總決賽終于開始了。

    賀煒的解說聲開始在室內回蕩,還別說,很他媽的文采斐然!

    他的解說水平不用多說,非常高,而且共情力特別牛逼,詞匯量也很豐富。

    酒吧里的看客們都是喝了酒的,所以一個個情緒特別高昂。

    每一次射門,酒吧里都會引起一陣騷亂。

    伊瓜因把球給踢進去后,還有人站起來大喊:“越位!這球越位!”

    “他興奮個屁啊,還全場亂跑慶祝,這球不算,鐵越位!”

    沈明朗拍了拍程逐的肩膀,道:“表弟,這球要是沒越位,那就是阿根廷進球了,你那0:0可就沒了。”

    他很想給程逐上一課,小表弟啊,你押比分就算了,還只押一個分數,還他媽是0:0,風險太高。

    江晚舟不懂球,第一次看,但也激動地要死,還一直在問什么叫越位。

    反觀程逐倒是一臉淡定,道:“這不是沒算嘛。”

    結果,兩隊你來我往地一直踢,每邊都有數次進球的機會,但全都遺憾未進。

    常規時間結束,比分愣是還0:0!

    江晚舟眼睛都瞪得老大。

    “臥槽!”沈老板更是驚了,他媽的0:0都能買中?

    他現在一顆心還懸著呢,畢竟他買的是德國奪冠。

    李睿那邊則越看越緊張,越看越緊張,都有點沉不住氣了。

    畢竟他押了一萬二阿根廷奪冠,而現在從戰況上看,一切都是未知的。

    “阿根廷,進球啊!”

    終于,時間到了113分鐘,居然是德國隊先進球了!

    酒吧里的氣氛瞬間達到高潮,有一批人在歡呼,有一批人在罵娘。

    李睿瞬間有點恍惚,嘴里強顏歡笑道:“沒事沒事,比賽還沒結束。”

    沈明朗那邊先是高喊了一聲:“yes!”

    現在看來,他今晚很可能要贏錢,德國隊要贏了,他心情自然好。

    但他轉念一想,還是程逐牛逼啊!七點五倍的賠率,逆天的0:0,這他媽都買中了!

    時間流逝,14年世界杯總決賽宣告結束,雙方都沒有在后續的時間里繼續進球,只有德國在加時賽進了一個,比分定格在了1:0!

    轟!酒吧里瞬間炸鍋!

    雖然在最后幾分鐘里,大家已經預料到了結果應該就是這樣了。

    可人就是如此,不到最后時刻總是不死心,總覺得世上有奇跡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的話,今晚的天臺又要人滿為患了,很多賭狗要排隊跳樓。

    這一邊,江晚舟樂得花枝亂顫。

    另一邊,李睿心里在滴血。

    算上李欣悅和陳蓉蓉的一人五百塊,他今晚等于一下子輸了一萬三!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了!

    唯有程逐,很裝逼的想著:人類的悲歡并不相通,我只覺得他們吵鬧。

    此刻,與沈明朗相熟的客人還大聲道:“朗哥牛逼啊,買了五萬德國冠軍,你這不得給我們在酒吧的消費打個折?”

    沈明朗站起來,笑罵道:“滾蛋!老子的錢大風刮來的?憑本事贏得好吧!”

    “還是我表弟牛逼!”他突然就拍了程逐一下,讓正在吃果盤的程逐險些噎著。

    沈老板看著這位相熟的酒客,羨慕地大聲道:“他押了一萬二的0:0!七點五倍的賠率,媽的真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