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八戒小說網 > 逼我重生是吧 > 第二章 重讀一遍

添加到主屏幕

請點擊,然后點擊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    程逐已經可以確定,自己他媽的重生了。

    他實在是想不通,那么多人想重生,就他不想,為什么卻偏偏選上了他?

    老子光那一張卡里就還有六百多萬沒來得及花啊。

    若是剛高中畢業那會兒的他,恐怕還不會像現在這般渾不吝,直接懟這位愛挖墻腳的李班長。

    可現在的他,畢竟來自于多年以后。

    那會兒的他,早已經是萬花叢中過,片葉不沾身的狀態了,自然看不起李睿這種所謂的情場暖男。

    “暖男排狗后邊”這個梗,近期為什么又火了?

    還不是因為抖音里有人在拍擦邊視頻的女孩的評論區里留言:“別擦了,你值得被愛。”

    結果人家直接回他一句:“暖男排狗后邊。”

    像李睿這種對別人的女友關愛有加,體貼萬分,無微不至的傻逼,傳說中的最高級別待遇就是:讓你站門口聽個響兒,或者今晚用你買的套,讓你多少有點參與感。

    程逐心態很好,他甚至覺得自己不是在罵李睿,覺得自己是渡他的活佛,在給他當頭棒喝。

    而且,他打從心眼里不喜歡李睿。

    大家剛大學畢業那會兒,屬他混得最不錯,靠家里的關系捧了個鐵飯碗,講話都帶點小官腔。

    那個時候的程逐還沒混出頭,還處于摸爬打滾找出路的階段,沒少被他陰陽怪氣。

    歸根結底,這李睿就是氣不過自己的童年女神和程逐好了。

    不過后來的同學聚會,李睿沒來了,或者說他也來不了。

    因為一些事情,他捧起了另一個鐵飯碗,吃牢飯去了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李睿整張臉漲得通紅,氣得手指發顫。

    可偏偏不知道為什么,他看著程逐投射來的眼神,還真有點犯怵。

    程逐覺得,這怕是因為自己年少有為,事業有成,已經習慣了當個上位者,身上散發的氣息和普通高中畢業生根本不一樣,他完全把對方當小孩看。

    可實際上在李睿眼中,是覺得程逐不知道為什么,此刻真他媽的社會啊,跟個社會人似的!

    程逐本身就眉骨微高,一雙眉毛的眉角天生微微上挑,整張臉也是棱角分明,帶點小小的痞帥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身材高大,很容易在外形上產生誤會,讓人覺得他是校霸那一類的人。

    自上初中開始,如果有兩群男生起矛盾,他如果去給一方站臺,就算他明明只是去壯聲勢的,可一旦打起來,對面秉承著擒賊先擒王的原則,肯定會盯著針對他,把他往死里打。

    他在校園時期里,從沒過過大哥的癮,卻挨過數頓大哥該挨的打。

    但還別說,這種類型的男生,在學生時期其實還挺受歡迎的,不會缺女孩子喜歡。

    李欣悅這會兒就覺得李睿和程逐完全沒法比。

    但她還是堅定自己原先的立場,一臉生氣的模樣,道:“那就這樣吧,我以后再也不管你了!”

    說完,她就氣鼓鼓地走了,引得李睿和陳蓉蓉立刻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王安全站在程逐身邊,問道:“逐哥,真不追去嗎?”

    “追去干嘛?下一個更乖。”程逐壓根就沒這念頭。

    誠然,初戀總是令人難忘的。

    但李欣悅是那種給程逐的人生上了一課的女孩。

    明明是她追得程逐,也是她一直很黏人,一副在愛情里極其上頭的模樣,還數次跟程逐說過,兩人大學異地,你可不能出軌啊!

    可實際上呢?

    世上就是有這樣的女孩,她的情感很炙熱,在上頭的時候不管不顧,但她不會只對伱一個人上頭。

    大學剛開學一個月,程逐就感受了一波傳說中的冷暴力。

    后來分手后他才知道,李欣悅在迎新晚會的時候,就喜歡上了一位大學學長。

    在冷暴力期間,程逐數次熱臉貼冷屁股,剛分手那會兒,也是盡全力去挽回。

    最后換來的也只是一句:“別再給我發信息了,也別給我打電話了,求你放過我吧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,程逐就愣住了,想起了暑期里她靠在自己懷中,小心翼翼又

添加到主屏幕

請點擊,然后點擊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心翼翼又暗藏熱烈與期待地道:“上了大學,你不會離開我的吧?”

    再到后來,程逐聽說李欣悅一直過得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原因很簡單,她大學時期的那位學長男友,是個超級富二代。

    有些鎖被金鑰匙開過了,沾了點金粉,就以為自己是金鎖了。

    那位學長大學時期談戀愛,知道最后不會結婚,專找漂亮的談,其他都無所謂。

    可真要談婚論嫁的時候,那就突然求一個門當戶對了。

    反倒最后落得李欣悅一直高不成低不就。

    很多年后的一次高中同學小聚會,已經事業有成且沒有成家的程逐,都不知道李欣悅會來。

    那一頓飯吃完后,李欣悅主動要他送自己回家。穿著小西裝,配著黑絲襪的她,一上車就“一醉不醒”。

    程逐直接給自家公司的招牌女主播奕奕發了微信,讓高段位的她來家里好好“照顧照顧”李欣悅。

    最終引得她尷尬而逃。

    “真要說起來,還是我自己以前太純情,段位低,鑒婊能力差。”程逐在心中想著。

    “李欣悅的身邊一直有李睿這樣的人環繞著,或許她不是有意的,但確確實實是有著自己的魚塘。”

    “這就可以看出點端倪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她這類人,追人的時候炙熱的要命,在一起之后卻又作得要死,以我后來的經驗,這類女人里有一部分人是極容易變心的。”

    王安全看著自己的死黨,總覺得他好像和哪里不一樣了,但又有點說不上來。

    但是,對于他這種學生黨來說,程逐這一刻的灑脫勁兒,還真他媽的有點帥,感覺被他裝去了。

    程逐看著皮膚偏黑,還有著一些青春痘的王安全,不由得拍了拍他的肩膀,語重心長地道:“我沒記錯的話,你好像喜歡李欣悅的那個閨蜜陳蓉蓉?”

    陳蓉蓉沒有李欣悅漂亮,但很會打扮,還有點夾子音,且很善于和男生打成一片。

    王安全聽著程逐的話,微微低頭道:“逐哥,你看我學習成績也不好,家庭條件也普通,蓉蓉連王愷那貨都看不上,更不可能看上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這個自知之明,我很欣慰。”程逐抿著嘴連連點頭,對他表示肯定。

    “逐哥,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?”王安全無語。

    程逐看著他,認真地道:“其實吧,你可以讀書差,可以不賺錢,甚至可以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不優秀,可以不上進,甚至可以不聰明。”

    王安全聽著聽著,覺得后面肯定就是安慰人心的話了。

    程逐繼續道:“但,我不可以!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王安全先是一愣,然后氣得想要和他決斗。

    還別說,王安全這人確實挺結實的,跟頭水牛似的,力氣還賊大,程逐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他一邊跑,一邊笑。

    他剛剛說的確實是心里話,你可以普通,但我不行,畢竟哥們還得帶你飛呢。

    以后有我一碗飯吃,就有你一個碗洗,這是哥們對你的承諾。

    兩人在你追我跑中,最終坐上了回家的公交。

    公交車上,王安全還是沒忍住,又問道:“逐哥,你這次真要就這么分手,不和李欣悅復合了?”

    李欣悅是那種喜歡把分手掛在嘴邊的作精,動不動就提分手,但一服軟她就會同意復合。

    “那是當然,安全啊,我可跟你說,你以后可不能做舔狗啊,有的人的心不知道是什么做的,他媽的越舔越硬。”程逐語重心長地道。

    現在是14年,舔狗這個詞好像還沒有很流行,但王安全也能大概明白點意思。

    他接腔道:“可到了最后,還不是會變軟?”

    這使得程逐立刻覺得自己的這位小老弟思想很危險,他不僅想當舔狗,還想持之以恒,妄圖舔到大后期,這不得被愛情傷一臉血?

    王安全見程逐眉頭緊皺,便沒有繼續這個話題,而是道:“逐哥,李欣悅雖然有點公主脾氣,但你們分分合合這么多次,也不差這一次吧?”

    程逐看向窗外,輕飄飄地道:“一本書重新讀一遍,會有新的感悟,但不會有新的結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