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八戒小說網 > 逼我當皇帝是吧 > 第135章 金國

金國,京都。

大金帝國的開國皇帝天賜帝正坐在椅子上,他的腳邊,跪著兩個剛剛剃了發的炎國人。

這二人,乃是飛島總兵秦牧手下的火器營統領與副統領,身材魁梧那人名為周順,身材偏瘦面容陰鷙者則名為裘德。

二人也算是秦牧的心腹愛將,他們所統領的火器營,給屢次想要攻打飛島的金軍,造成了非常大的麻煩。

但是,自朱天問以尚方寶劍擅殺總兵秦牧之后,兩者便連夜用舢板過海,進入了金國領地,投降于金人。

“兩位愛卿請起吧,既已入了朕的金國,成為了朕的臣子,就不必這么小心翼翼了。”天賜帝緩緩道。

天賜帝有游牧民族的特征,膘肥體壯,不過,他掌握大權之后,疏于弓馬,這體型也就沒以前扎實了,看上去有點虛胖。

周順和裘德急忙道:“奴才多謝陛下!”

兩人戰戰兢兢爬起身來,低垂著頭,看都不敢看天賜帝一眼。

天賜帝笑道:“兩位愛卿統領的火器營,可是給朕的勇士帶來了很大的困擾和痛苦啊!”

兩人嚇得差點跪下去,周順急忙道:“陛下恕罪,那時奴才等人有眼不識真英雄,竟投效于昏聵的炎庭,直到見到陛下之后,才明白這些年枉費了青春。”

天賜帝不由哈哈大笑起來,指著兩人對左右大臣道:“聽到了吧,南人就是會說話,你們得多學學!”

這些大臣臉上都是露出不屑的笑容來……

種族歧視自古有之,炎國人認為北方胡虜都是野蠻的強盜,而北方的人則認為炎國人都是窩囊的羔羊。

金國朝廷當中,也有不少炎國人投效,并且在其中擔任不低的官職。

盡管天賜帝一視同仁,但這些炎國人,往往還是會受到金國本土官員的歧視。

甚至,周順與裘德兩人投效過來之后,被封為總兵,但手底下的金人軍官,卻敢對他們大呼小叫,很不拿他們當一回事。

“按朕看來,整個炎國的軍隊宛如土雞瓦狗,唯有秦牧將軍手底下的兵與我大金有一戰之力。”

“尤其是兩位愛卿之前領銜的火器營,對我金國勇士,殺傷可謂最大。”

天賜帝笑吟吟地說道,渾然不把之前的流血當一回事。

周順說道:“奴才多謝陛下抬愛,以后定當為陛下效死!”

一旁的裘德不由悄悄瞥了周順一眼,他一直覺得周順此人說話太直了,很多事都不過腦子便說出來了。

他們打死了這么多金人,這會兒居然還敢說“抬愛”兩字!

天賜帝卻是不以為意,只淡淡道:“周順,你可有信心為朕組建一支強大的炮營?不弱于你們飛島的那種!”

周順立刻道:“奴才有!”

裘德也說道:“奴才同樣有。”

天賜帝笑道:“炎國的火炮,也算是讓朕吃盡了苦頭!朕一直都有愿組建一支強大的炮營,但奈何缺少這樣的人才,如今兩位投效大金正好,可以滿足朕的心愿了。”

炎國朝廷對火銃不是太重視,但對火炮還是比較重視的,尤其是守城之時,火炮能夠發揮最大的效用。

天賜帝吃過火炮的苦頭,如今飛島兩位大將投效過來,他當然會重用起來。

但天賜帝對火銃也同樣是不屑一顧的,覺得火銃效率太低,遠不如他們的弓箭厲害。

“只要陛下舍得花錢造炮,舍得給人,那么奴才一定能為陛下練出一支不弱于飛島火器營的軍隊來!”周順信誓旦旦地擔保道。

投降以來的日子,他們過得心驚肉跳,如今即將得到天賜帝的重視,怎能不往死里效忠?這可是他們未來安身立命的本錢啊!

天賜帝笑道:“好,兩位愛卿多多努力,有什么要求盡管提來,只要能練出強軍,朕無不應許!”

待到聊了一些組建炮營的細節之后,天賜帝非常滿意,便不再說話。

曾出使大炎上京的察犁探在這個時候站了出來。

“你們兩人,對大炎三皇子趙元貞可有所了解?”察犁探問道。

兩人迷茫地搖了搖頭,他們鎮守飛島多年,對國內的事情,大多都不是太清楚。

察犁探說道:“那趙元貞在太和殿上狂言,要代君守土!我現已查明,他戍衛鎮北大慶一帶,兩位可知道他的底細?”

裘德皺眉想了半晌,然后一拍大腿,說道:“我想起來了,五年之前,這位皇子被陛……嗯,被炎國皇帝貶斥北疆!據聞,他就是一個廢物而已,察犁探大人不必擔憂。”

察犁探道:“他既出此狂言,應當也練了一些私兵。”

裘德便道:“大炎朝廷支出困難,哪里有錢給他練兵?他一個人能練出多少兵來?呵呵,再者……大炎的官兵戰斗力如何,想必在座諸位都最是清楚不過,還用擔心他么?”

察犁探聽后,頓時哈哈大笑,道:“果然只不過是逞一時口舌而已,說什么代君守土,我大金鐵蹄一到,便要讓他給巴圖陪葬!”

說起此事來,金國眾人都是慍怒,畢竟,他們威壓大炎多年。

然而,巴圖這位他們公認的勇士,卻讓一個廢物皇子,錘殺在太和殿上!簡直讓他們感覺到顏面無光!

所以,在察犁探回到京都之后,金國上下都決定要分出一部分兵力從大慶一帶入關,將這個狂妄的皇子給俘虜或是直接斬殺!

“不得輕敵,還是要好好打探敵情,做到百戰百勝。我大金,可從未敗給過炎國,爾等不要敗了大金的名聲!”天賜帝笑道。

他話雖如此,但語氣當中,卻充滿了對趙元貞的蔑視,顯然也不認為這位被貶斥到邊疆的皇子能做出什么大事來。

周順與裘德兩人暗暗對視一眼,顯然,金國今年將有大動作,他們二人須得好好努力練兵,爭取在大金出征之前練出強軍來,才好在這一次軍事行動當中爭取到軍功,保證以后能夠立足于金國。

“兩位愛卿今日便理出章程來吧,爭取明日就開始練兵,不要辜負了朕的期望。”天賜帝淡淡道。

“奴才遵命!”兩人跪下來叩首。

朱天問督師遼遠,毫無成果不說,擅殺飛島總兵,導致飛島人心潰散,還使得其麾下火器營兩位統領都投效了金國……

金國自然也將這消息散布出去,這導致飛島上下更是人心惶惶。

顯然,飛島已難以再形成對金國的任何鉗制了,被金國吃下來,只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。

趙元貞的時間,似乎越發緊迫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