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八戒小說網 > 安若沈驍行小說免費閱讀 > 第778章 番外:柔柔星河(18)

馮延,江河區分區啟夢商會會長。因為最近建設北邊鐵路被好幾個報社推上高潮,他本人也在鏡頭前表示一定要將建設貫徹到底!
沈星柔簡單的了解此人的社會貢獻及影響力,向他的助理約好了采訪時間。
可到了啟夢商會樓下等了兩個多小時,遲遲等不到有人通知他們進去。
負責這次攝影的小孟打完第四盤游戲,左右環顧一周,語氣有些焦躁:“星柔姐,這幫人明顯把我們晾在這,不準備接待我們了。”
沈星柔也是一臉納悶,距離他們約好的時間已經過了兩個小時,按理說不應該等這么久。
就在兩人等的不耐煩時,一位身著職業裝的前臺接待小姐笑瞇瞇的走來。
“不好意思兩位,我們會長今日臨時有事,恐怕無法按約好的時間接受采訪。”
沈星柔聲線溫柔,“那請問,他什么時候有時間?我們可以等。”
“會長今天的行程排滿了,兩位還是改天再約吧。”
前臺小姐說完,帶著得體的微笑離開。
小孟氣得從沙發上坐起身,把攝影裝備放進背包,言語間帶著慍怒。
“白等了倆小時,結果別人在耍我們!”
沈星柔默默地收回筆記本,“馮先生作為商會長,工作行程每天排的滿滿的,沒有多余時間留給我們采訪也是常事。”
這次失敗,只好約下一次了。
一連幾天,沈星柔沒有接到啟夢商會助理的通知,她發去的信息猶如石沉大海。
她沒在約定好時間完成采訪,在開會時顏沁雪據理力爭,主編倒是給了她一次將功補過的機會,與沈星柔展開比試。
她們倆代表兩組能力,看誰先采訪到馮延這號人物。
沈星柔幾天沒消息,每天不是在上網查啟夢這次招標的鐵路建設,就是在看商會這幾年的所經營的項目。
反倒是顏沁雪,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,不停約見馮延,助理一聽她是岐尚電視臺,話沒說完就掛了電話。
沈星柔看她美人計也失敗了,眉頭皺得越來越深。看來坐等他們消息的話太渺茫,還是要主動出擊!
顏沁雪花錢打聽到馮延最近的行程,得知他在與幾位商會成員在易曰酒樓用午餐。她特意選一身黑色低胸裙風情萬種的堵在馮延的車前。
同樣打聽到這消息的沈星柔趕到的時候,就看見馮延一臉嫌棄的讓人架走恨不得倒貼的顏沁雪。
柳絮絮曾經說過,顏沁雪之所以選擇記者這個行業,就是因為能接觸各個階層的大人物,從而選中合適的金龜婿。m..com
也難怪她為什么這么急切要接這次采訪。
從馮延鄙夷的眼神中不難看出,顏沁雪不是他愛的那一款。
看他上車要走,沈星柔推開出租車門,快步跑過去,單手攔住男人的去路。
“馮先生你好,我是岐尚電視臺的記者沈星柔。我知道您的時間很寶貴,但請你能不能抽出半小時的時間接受我的采訪?”沈星柔急切的道,“我不占用你多余的時間,只要半小時就好,什么時間你來定。”
“最近你們岐尚好多人約我,那個也是。”馮延打量她一眼,笑道:“簡單的采訪最起碼也要一小時以上,你說半小時,這么篤定?”
“您只需要給我半小時就好。”
馮延眼里露出少許的贊賞,不知道身旁的助理低聲給他說了什么,他忽而笑笑:“好,我給你半小時的時間,至于怎么讓我接受你們的采訪,看你表現。”
說完,他坐上車,沈星柔望著緩緩走遠的車輛。
顏沁雪嫉妒的眼睛發黑:“真夠卑/鄙的,沒想到你為達目的真是什么都敢做……”
顧不得聽她廢話,沈星柔攔下一輛出租車,指揮司機跟上前面的商務車。
……
沈星柔在室外高爾夫球場下車,這一片都是達官貴人常聚集的地方。
各個出身顯赫,一般人進不去。
沈星柔在門口就被攔下來,沒有內部的會員進不去。
“這位小姐,您請進。”
沈星柔聞聲轉過頭,發現不知何時顏沁雪跟了上來,她掏出會員卡高傲低抬起下巴。
“這地方不是什么阿貓阿狗都能進得來。”說完,她故意扭著水蛇腰風情的走貓步。
沈星柔美眸一轉,笑著對門童道:“我跟你一起來的。”
沒等對方反應,她就已經溜了進去。
顏沁雪氣急敗壞,“你少唬人,誰跟你一起的?”
“外面我可看到有幾家記者在蹲守。我們都同為岐尚的人,互相比試輸了我不在乎,可要是這次都拿不到馮先生的獨家采訪,被那些人捷足先登,你我飯碗不保。”沈星柔還故意笑著挽上她的手臂,“顏大記者,是公司榮譽重要,還是個人比拼重要,我們心里都該清楚。”
顏沁雪憤恨地瞪著她,但又無話可說。
畢竟事關公司利益,她在沒有傍上大款之前,還是要仰仗這個職業釣優質男。
“你放心,主編是故意激將我們快些把事辦妥,我不在乎這次的比拼結果,大不了主采訪人一欄寫你的名字。”
顏沁雪斜斜地看她,“你這么大費周章的蹲守不也是為了這次采訪,寫我的名字,那你可什么功勞都沒有。”
“我說了,不在乎這個。”
兩人找到馮延的時候,他正卷起襯衫袖子打高爾夫,但……他的技術不咋地,好幾次打空球,要么就是太近沒進洞。
沈星柔看了一陣,忽然出聲:“馮先生,你試著放松左臂,主力放在右臂瞄準發力試試。”
馮延聽到她的聲音愣了一下,按照她的說法狠狠甩出球桿,球雖然沒進,但距離洞口很近了。
顏沁雪在一旁狗腿地鼓掌:“馮先生好棒!真是我見過真厲害的球手,好厲害呀!”
馮延忽略她,視線帶著探究看向沈星柔,淡淡的出聲:“你會打高爾夫?”
沈星柔慢慢自信,“實不相瞞,我以前比賽拿了金獎。”
這時候如果謙虛說自己不精湛,那豈不是變相嘲笑馮延剛才菜到家了?
面子總要給對方的。
“讓我看看你這個曾經的金獎,現在水平如何。”
“好,但是很久沒玩過了,如果不足的地方還請馮先生莫要恥笑。”
馮延接過毛巾擦擦汗,“你都沒恥笑我這個門外漢,我又何來臉面置評你。”
旁邊顏沁雪低聲提醒,“喂,你不會別逞能,待會要是出糗的胡別怪我沒提醒你!”